清河绝恋-青河绝恋

游戏新闻 2019-09-08200未知admin

  年代,万家庄与沙河镇为了争水源而嫌隙丛生。沙河镇文武双全的赵时俊,为解开两地的纠葛,毅然娶了万家庄庄主万大权柔弱多病却善良贤慧的独女秋玲,却把对另一个女子沈心慈的爱意深埋心底。心慈为他生下女儿赵绣芸,赵时俊决定不顾一切公布真相,心慈却为了维护时俊,死在李耿明枪下,濒临崩溃的赵时俊,只有在包容一切的万秋玲的照顾下,为了绣云,也为了替沙河镇找到一处新水源而活下去。

  随着局势的变化,恶势力侵入青湖边的两个小镇,时俊保护绣云与秋玲两上女人,保护两镇镇民的担子更重了。两代情仇的故事,最终在为乡为土,为民族大义的前提下,圆满落幕了。

  沙河镇与万家庄同处于一条青湖上,但源于上游的万家庄始终占着地利,让沙河镇终日担心水源被切断的隐忧,偏偏万家庄的当家主事万大权,为要医治身染肺痨的女儿万秋玲终年在外奔波遍寻名医,更将庄里大小事物交付二当家朱奎安治理,而朱奎安竟仗势欺人越界调戏在河边浣衣的沙河镇少女,邢寡妇为要替少女们解围,不幸误杀朱奎安的手下,双方为此引发严重冲突,朱奎安甚至将邢寡妇的儿子邢正扬押解做人质,赵时俊见状当场承诺愿将自己的性命理赔万家庄,幸遇儿时玩伴万秋玲回庄途中经见此幕,奋不顾身解救赵时俊,更从其父万大权标下抢救时俊,暂时解决两庄间的争执。赵时俊为筹措沙河镇学堂经费,带着哑仆福星至周家镇卖皮货,途中怜见卖身为父治病的沈心慈,赵时俊为要挽救病危的沈父,将皮货全数收入慷慨解囊,更叮嘱福星照顾心慈父女,为履行诺言沈心慈坚决报恩,两人更产生情愫默许对方。此时,万家庄竟做水闸切断沙河镇水源,沙河镇长为拯救全镇人的性命,急速差人至周家镇召回时俊。万大权与拜把兄弟赵拓的旧怨而迁怒其子赵时俊,并逼迫时俊迎娶女儿秋玲为妻,时俊为挽回两庄的和平只好忍痛违背他与心慈的承诺。沈父终究重病不治,心慈在前往沙河镇投靠时俊的途中,惊遇与她解除婚约且吞没沈家家产、害她家破人亡的伪君子梁永昌,两人在争执中,梁永昌得知心慈已有意中人,竟妒恨殴打心慈,不慎引发大火留下晕厥的心慈。

  心慈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大火呛醒,并本能由窗户跳出逃生,幸遇李耿明相救并一路照顾她,将她带离周家镇,福星见大火一发不可收拾又毫无心慈的消息,以为她已葬身火窟,沿路哭回沙河镇向时俊报丧。正准备婚事迎娶万秋玲的时俊,心中更是悲痛,只能将对心慈的这份深刻的感情,永埋心中追念。李耿明对一路暗自哭泣且随时害怕被人追杀的心慈,渐渐产生微妙的感情,但他因身负寻找杀父仇人的重任,心里自认与心慈无缘。千里迢迢来到沙河镇,邢寡妇见心慈受伤伸出援手照料,本想藉机打听时俊下落的心慈,无意间得知时俊为拯救全镇的水源及保护镇民的安全,葬送终身幸福迎娶万秋玲为妻,心慈惊痛自己来晚一步,悲伤的病重不起。洞房花烛夜的时俊借酒浇愁,不愿带着对心慈的思念与秋玲圆房,此举令秋玲伤心欲决,俩人有名无实的夫妻名份就此维系下来。封闭的沙河镇,纷纷议论落脚在邢家牧场的李耿明及心慈俩人,当时俊得知此消息时,并乍见尚在人间的心慈,忍不住内心压抑许久的深情,俩人再度紧拥对方。

  时俊因内心无法压抑自己对心慈的感情,决向妻子秋玲坦认并请她成全,但善良的心慈早知时俊娶秋玲是顾全沙河镇的安危,在封闭的小镇又得隐藏着相爱的秘密,在情与欲中饱受煎熬与挣扎,重情义的心慈为不让时俊背负全镇的罪名,坚持与耿明离开沙河镇。梁永昌自大火中死里逃生后,在悔恨中责怪自己未能顺利救出心慈并返回平县为她立墓碑,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但习医的梁永昌相当讲究证据,内心开始质疑心慈的生死,城府的他决定假藉行医之名探寻心慈的下落。梁永昌沿途来到沙河镇,凭着精湛的医术,他很快得到苏镇长的好感及信任,此时,任性的苏雯音因不满时俊娶秋玲为妻,决定向时俊表白心中的爱意,时俊拒绝,雯音恼怒,在争执中惊动马匹引起意外,时俊为此身受重伤。

  梁永昌依着温文的外表及高明的医术,在沙河镇上深受镇民的爱戴,再加上时俊身受重伤,秋玲又罹患肺痨,他也顺理成章成为时俊夫妻的主治大夫并结为好友,心慈在前往赵家教授秋玲女红时,惊见害她家破人亡的梁永昌,也因此再度唤起心慈心中的悲恨,俩人怪异交会的眼神,令在旁的秋玲心疑。梁永昌知悉心慈早就心有所属,心里忌妒的发狂,他掌握心慈怕心爱男人受伤的心理,决定在镇上找出这个迷样的男人。心慈担心梁永昌发觉她与时俊的关系,为要维护时俊,心慈再度央求耿明带她离开沙河镇,此举令邢寡妇及耿明百思不解。时俊为要让沙河镇早日脱离万家庄的掌控,他仍努力不懈的寻找水源,加上万大权无时无刻在监控时俊的行动,并逼迫他在期限内让秋玲怀孕,造成时俊心中痛苦莫名,在多从压力下他无法再压抑内心对心慈的爱恋,热情终究一发不可收拾,俩人冲破所有道德藩篱,身心终于完全属于对方。

  时俊深悔与心慈有夫妻之实,为要履行当初对心慈的承诺,他决定向秋玲表白自己与心慈相爱的始末,求得秋玲的谅解,但心慈因担心梁永昌伤害时俊,苦苦恳求他三思而行,另一方面,时俊为想帮助沙河镇早日摆脱万家庄对水源的控制,终日在外奔波寻找新的水源,而此举却激怒蛮横的万大权,进而连累沙河镇无辜的百姓,善良的秋玲为要解救丈夫时俊及其他镇民,决定投湖自尽唤回父亲万大权的良心,幸遇李耿明及时出手相救化解一场危机。梁永昌为顾全自己在沙河镇上的名利,私下威胁心慈不准说出自己过去与沈家的恩怨,并誓言要找出那个迷样的男人,展开报复的行动,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邢寡妇在心慈住处发现时俊的猎枪,误以为是秋玲指派福星赠予心慈的防身工具,便热心的前往赵府致谢,此举令秋玲惊愕,进而发觉时俊与心慈俩人相爱的秘密。时俊为不想再次辜负心慈与秋玲这两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决定向万大权坦承,请求他成全自己与心慈,并饶恕沙河镇所有无辜的镇民,不料万大权竟突受袭击,时俊因要保护他不幸身中受伤。

  心慈因不堪梁永昌的骚扰,害怕他查出自己与时俊相爱的真相,决定再度搬回邢家牧场居住,时俊回万家庄后音讯全无,令心慈寝食难安,而热心肠邢寡妇为要协助心慈能自食其力,大力向沙河镇民推荐心慈刺绣的拿手绝活,然而梁永昌见心慈如此维护心爱的男人,竟不择手段想玷污心慈,以泄心头之恨,被逼急的心慈却为此晕厥,梁永昌进而惊觉她怀孕的事实。心慈未婚怀孕的消息一夕之间传遍沙河镇,镇长为要平息镇民的众怒和顾全沙河镇男人的名誉,决定择日在包公祠审判心慈,逼迫她道出腹中孩子的生父,邢寡妇不忍见心慈受辱,决定请求时俊及秋玲出面为心慈解围。另一方面,时俊伤势仍毫无起色,心急如焚的秋玲便委托福星前往沙河镇请梁永昌至万家庄为时俊就诊,但时俊因担心他受伤的消息传布沙河镇,便央求秋玲为他保密并婉拒梁永昌的医治,不知情的邢寡妇已前往万家庄告知时俊心慈的遭遇,此举令时俊及秋玲震惊。福星担心冲动的时俊在众人面前坦白与心慈的一切,为了大局设想,他忍痛在时俊的茶里添加安神药,让他错过心慈在包公祠审判的重要时刻。

  心慈在邢寡妇的陪同下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前往包公祠接受沙河镇民的审判,面对众人齐声的唾骂和指责,心慈不但没被击垮反而出奇的平静,令在旁的邢寡妇心疼不已,而李耿明返乡探视母亲后,间接得知心慈未婚怀孕并在包公祠接受审判时,立刻马不停蹄的前往包公祠解救心慈,眼见心爱的人承受椎心之痛,李耿明当众承认是心慈腹中孩子的生父,但善解人意的心慈不忍玷污李耿明的名声,含泪跪谢他的一片好心。心慈坚持不肯吐露实情,导致镇民再度起哄扬言要严刑逼供,在紧要关头秋玲竟挺身而出,为心慈解围,此举令心慈内心更加愧疚。时俊清醒后,见福星哭着比手画脚,并得知心慈在秋玲的帮助下以脱离险境,内心更加惭愧。冷眼旁观的梁永昌见心慈在包公祠如此袒护她心爱的男人及腹中的孩子,内心的仇恨顿时排山倒海而来,他激动的态度引来雯音的猜疑。

  福星担心大病初愈的时俊独自外出找水源,为要维护他的安全私下跟去,但不料途中时俊遭人暗算,福星为要保护他竟奋不顾身的挡下那致命的飞镖,时俊惊见此武器为万大权所有且早已被下剧毒,悲愤焦急的他只好背着奄奄一息的福星狂奔万家庄。心慈未婚怀孕的事件并未因镇长及秋玲的压制而减轻伤害,仍被镇民指点辱骂,善解人意的秋玲不忍心慈饱受身心的煎熬,不时关怀她的起居及腹中的胎儿,此举令心慈更加无颜面对宽大的秋玲。雯音隐约发觉梁永昌与沈心慈间的恩怨,而心机城府的梁永昌担心自己在沙河镇上的名利受到威胁,竟下药迷昏雯音加以玷污,雯音事后不甘心自己的清白受梁永昌糟蹋,决定揭穿梁永昌的真面目。来自周家镇悦来客栈的周掌柜恰巧来沙河镇做买卖,无意间得知沈心慈未婚怀孕在包公祠受审判的消息,立即忆起在自己客栈火场里失踪的沈心慈,财迷心窍的掌柜竟利用心慈勒索时俊,却被气愤的时俊一口回绝。

  贪图心慈美色的朱奎安,一度央求万大权前往沙河镇邢家牧场向心慈提亲,但万大权因先前对心慈未婚怀孕的消息相当反感,便极力反对此婚事。沙河镇黄掌柜的伙计马鸣,为要查出心慈心爱的男人,暗中监控她的举动,进而发现她与时俊幽会的实情,但由于当时天色过于昏暗,马鸣因急迫想知道这个迷样男人的真面目,便奋不顾身上前抓住时俊,所幸时俊在心慈的协助下脱离险境,但时俊的手臂仍不幸被马鸣所伤。李耿明惊知镇民决定要揪出这个心慈极力袒护的男人,为要帮心慈解围,他不惜弄伤自己的手臂并前往镇长家顶罪,同时向心慈求婚,表明愿照顾她及腹中孩子的意愿,心慈因不忍连累耿明而婉拒他的好意,此举令耿明失望。梁永昌依旧如往常前往赵家为秋玲就诊,意外发觉时俊手臂的伤痕竟与李耿明的伤势不谋而合,此举令梁永昌怀疑时俊即是心慈极力想保护的男人。秋玲为担心时俊与心慈相爱的秘密被发觉,以养病为由偕同时俊搬进邢寡妇安排的住处,尽量凑合时俊与心慈相处,甚至决定帮时俊纳心慈为妾,此举令时俊与心慈俩人震惊。被心慈婉拒的李耿明藉酒消愁,无意间发现福星手上的疤痕,竟与他杀父仇人的暗器相符合,一心想报父仇的李秋明决定找福星求证,幸遇时俊及时出面解围。

  朱奎安执意至邢家牧场强行迎娶心慈,焦急的时俊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决定向万大权坦白他与心慈相爱的实情,秋玲见状赶紧请求万大权劝退朱奎安,并表明自己因受病魔缠身无法为赵家传嗣,决定安排时俊纳心慈为妾,进而引来万大权极力地反对,时俊不忍再伤害秋玲,誓言今生绝不纳妾,此举令秋玲内心百感交集。邢寡妇正准备在澡房沐浴,李耿明误以为是心慈并在房外再度表白爱意,仅穿肚兜的邢寡妇认为李耿明假藉对心慈表白之意,暗中偷窥她洗澡,俩人再度引发一场唇枪舌剑,此举令三方尴尬万分。周掌柜掌握时俊与心慈相爱的秘密,数度勒索时俊,面对周掌柜贪婪的要求,时俊气愤拒绝,双方引发激烈的争执,此事被前往赵家为秋玲复诊的梁永昌发现,心中的妒火再度油然而生。周掌柜负气而去后,被人发现死在包公祠后山,令人意外的是福星竟去自首顶罪,令众人相当不解。梁永昌终于查出心慈背后的男人就是时俊,他利用心慈担心爱人受伤的心理,强迫心慈堕胎并与他远走高飞,惶恐无助的心慈担心连累时俊,忍痛答应梁永昌的要求,不料此时传来雯音已怀有身孕的消息,此举令梁永昌震惊。

  周掌柜遭谋财害命的案件,令沙河镇民感到恐慌,镇长为安抚镇民情绪,找梁永昌来验尸,报告出来杀死周掌柜的凶器是一根涂抹致命毒药的绣花针,此凶器令镇民想起为秋玲所拥有,丫环秀竹不忍见到秋玲遭不白之冤,乃道出周掌柜勒索时俊之过程,为不令秋玲担心,秀竹私下找周掌柜谈判,为壮胆乃顺手拔走秋玲刺绣用的长针,在途中遭马鸣骚扰,并用此针防身,事后此针遭马鸣所夺,因秀竹提出的证词并经多方求证下,案情终于水落石出。梁永昌靠着他拿手的伪君子手段及高超的医术,逐步取得沙河镇民的爱戴。迅速成为镇长的乘龙快婿,心慈不忍见镇长及雯音受梁永昌蒙骗,决定不顾一切拆穿他的真面目,但梁永昌竟利用时俊的性命威胁心慈,令心慈备感无助。梁永昌与雯音成亲当日,万大权搭建比武擂台助兴,时俊与梁永昌更在众人的鼓舞下相互较劲,但梁永昌凌厉的拳脚及含有恨意的眼神,令时俊震愕。

  心慈临盆的时候,李耿明及时赶回邢家牧场守候心慈,并带回李母亲手缝制的婴儿鞋,准备送给心慈的孩子当见面礼。梁永昌亲自帮难产的心慈接生下一位容貌酷似心慈的女娃,心机城府的梁永昌迫不及待的希望小娃儿赶紧长大成人,早日让众人指认出她是赵时俊的亲骨肉,好泄他心头之恨。另一方面,邢寡妇巴不得小女娃将来能成为正扬的媳妇,此举令李耿明啼笑皆非。产后的心慈见李耿明如此疼爱孩子,决定由耿明来为孩子命名,耿明见心慈在孩子的枕头上绣了一片云,他发现孩子粉嫩的脸庞恰似云朵般,便将孩子取名为“绣云”,耿明的细腻令心慈十分感动。在秋玲与福星的阻拦下,时俊必须面对着骨肉不能相认的残酷事实,内心备受煎熬,而新婚的梁永昌虽得知心慈与时俊相爱的秘密,为顾全自己渴望已久的镇长宝座,他决定暗中观察时俊与心慈的举动,甚至强迫心慈教授雯音女红,此举令心慈措手无策。

  秀竹无意间发现时俊与心慈俩人相爱的秘密,她不忍见秋玲受委屈,决定将其真相告知万大权,幸遇秋玲出面加以口阻拦,而福星也担心时俊意气用事,向万大权表明自己与心慈相爱的实情,竟不惜用枪打伤自己阻挠时俊前往万家庄,此举令时俊备感心痛。李耿明因先后曾出手救过万大权及秋玲父女,此事令膝下无子的万大权对耿明的好感油然而生,朱奎安为要讨万大权欢心,借机前往沙河镇探听李耿明的行踪,同时趁隙潜入邢家牧场企图强暴心慈,所幸被邢寡妇及李耿明及时发现,万大权事后得知气愤地要一枪毙了屡次惹祸的朱奎安,时俊担心此事件牵连两庄间的和平,便出面替朱奎安解围,此举令众人惊愕。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沙河镇民因饮用青湖的水,纷纷产生中毒的现象,狡猾的梁永昌见状趁机从中作梗,将所有罪状嫁祸于心慈,令心慈无端遭受不白之冤。

  镇长为要平息镇民饮用青湖水源中毒事件,私下恳求心慈离开沙河镇,并表明收留绣云的意愿,此举令心慈惊愕。时俊怀疑水源中毒事件乃朱奎安所为,不顾福星的阻挠,坚持前往万家庄查明真相并向万大权表明他与心慈相爱的实情,不料朱奎安趁隙向万大权搬弄时俊的是非,揭穿时俊与秋玲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此事令万大权气结,坚决重建水闸断绝沙河镇的水源,所幸李耿明及时出面解围并与万大权化敌为友,但时俊担心耿明查出虎头镖的下落,进而对万大权不利,积极与秋玲商讨对策。心慈得知梁永昌故意将传染病误诊为水源中毒事件,并将所有罪证嫁祸于她,为要澄清自己的冤屈,心慈决定当众拆穿梁永昌伪君子的真面目,此时,邻近村庄也传出与沙河镇民类似的中毒症状,幸而在秋玲细心的探索下得知真正的起因则是传染病引起,真相也终告大白。李耿明不忍见心慈在沙河镇受尽委屈,决定带心慈离开此伤心地,不料却意外发现心慈与时俊相爱的秘密,同时心慈不忍见时俊为她背弃沙河镇,毅然央求耿明带她及绣云远走高飞,此举令耿明内心百感交集。

  梁永昌惊知时俊将在包公祠宣布他与心慈相爱的实情,他趁隙将时俊打成重伤,阻挠时俊与心慈母女团聚,并狠心抛弃雯音及腹中即将出世的孩子,他甚至不择手段威胁心慈随同他离开沙河镇,此举令心慈惶恐。雯音为要报复梁永昌抛妻弃子,竟不顾自身安危赌气骑马不幸摔成重伤,导致腹中胎儿夭折,镇长为要挽救女儿雯音与梁永昌的婚姻,答应投资梁永昌开设药铺。心慈担心梁永昌再对时俊不利,决定与李秋明急速离开沙河镇并决定接受他的感情,此举令耿明欣喜若狂。卧病在床的时俊自邢寡妇口中得知,心慈已与耿明悄然离开沙河镇,秋玲担心他在众人面前失态,顺势劝退时俊前往包公祠的决心。来到周家镇落脚的心慈见到景物依旧,往事历历涌上心头,也勾起当年,梁永昌害她家破人亡的残酷事实。伤势未愈的时俊不顾一切全力追赶至周家镇,耿明不忍见心慈再受委屈,为要替心慈母女讨回公道,进而与前来的时俊引发争执,冲动的耿明顿时拔出利刀戳向时俊,心慈见状为要保护时俊竟迎面冲向耿明,耿明因闪避不及却失手命中心慈的要害。

  心慈坚持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帮时俊辩白并哀求耿明原谅时俊,同时心慈担心绣云的安危,也恳求时俊她死后永远不得说出俩人相爱的秘密,时俊与耿明不忍见心慈带着遗憾离开人间,双双无奈答应。李耿明为要履行对心慈生前的诺言,便向保安队自首并在镇长及沙河镇民前描述杀害心慈的过程,李耿明最终因杀人罪被判十九年有期徒刑,此举令邢寡妇伤心欲绝。但生性多疑的梁永昌仍质疑李耿明杀害心慈的动机,决定查出真相。秋玲与时俊在沙河镇上为心慈设立墓碑,并带着绣云前往吊祭,秋玲得知心慈是为要救时俊而死,但却由耿明付出坐牢的代价,为要安抚时俊悲痛的情绪,秋玲积极鼓励时俊养育绣云长大成人并遵守心慈生前的遗愿,绝口不提俩人的关系。由于为心慈后事终日奔波,秋玲不幸旧疾复发,梁永昌趁隙带走绣云,并暗中誓言与时俊势不两立。

  时俊坚持送耿明至边疆服刑,为要报答他的恩情,时俊决定代耿明侍奉李母,但李母得知时俊来自沙河镇且是万大权的女婿,吓得悄然离去。永昌用计击退有意收养绣云的邢寡妇,并利用秋玲的肺痨病做借口抢走绣云的抚养权。时俊为遵守心慈的遗愿,决口不提与绣云父女的关系,并惩罚自己永远活在痛苦自责中,而他与秋玲在家中更为心慈设立灵位,以弥补对她的亏欠。一年后,雯音替永昌添了一双龙凤胎钰坤与千惠,而绣云也已开始喃喃学语,面对着骨肉不能相认的残酷事实,令时俊痛不欲生。九年后,绣云出落的清丽可爱,懂事乖巧,令人心疼,时俊夫妇及邢寡妇母子对绣云更是百般宠爱,尤其是从小就认定绣云是媳妇的正扬对绣云也是倍加呵护,此举令在旁的钰坤及千惠兄妹妒忌不已。不知自己真实身世的绣云,时常嚷着要当时俊与秋玲的女儿,此举令时俊再度想起心慈。雯音不满永昌对绣云的疼爱胜过自己亲生的儿女,进而处处刁难绣云,邢寡妇见状找永昌理论,却无意道出绣云并非永昌及雯音亲生的事实,此事令绣云幼小的心灵深受打击。

  绣云从镇长口中明了自己真实的身世,而永昌为要报复时俊,竟向绣云谎称她的双亲早已不在人世的真相,此举令时俊惊愕。耿明在不见天日的牢房里已渡过九个年头,他挂念着视如己出的绣云,但耿明更期待出狱后找时俊报仇,以替心慈及绣云母女讨回公道。岁月催人,转眼间十九岁的绣云已出落的亭亭玉立,她明眸皓齿清丽的模样像极当年的心慈,前往梁家提亲的媒人更是不计其数,此举令向来认定绣云是正扬媳妇的邢寡妇焦急不已。雯音未经永昌的同意私下安排绣云的终身大事,永昌事后得知再度与雯音引发争执。耿明终于在十九年后重获自由,他再度回到沙河镇与邢寡妇母子团聚,并暗中悄然前往梁家探望绣云,耿明惊见这像极心慈的绣云时,内心百感交集。十九年来,时俊照例前往心慈坟上吊祭,此时,却发现出狱的耿明早已伫立在心慈坟前等候他多时。

  梁永昌为扩张自己在沙河镇的权势,极力结交军旅柳营长及官商杨景福,俩人分别中意绣云及千惠,并热烈展开追求,此事令永昌担忧。耿明如愿以偿的与绣云见面,得知绣云虽有张酷似心慈的面孔,但坚韧的性格却像极时俊,开朗、懂事的她更是极尽所有人的宠爱于一身,令耿明替已故的心慈感到安慰。邢寡妇归还替耿明保管十九年的虎头镖及心慈的头发,此物再度激起耿明心中的仇恨。时俊担心绣云牺牲自己的终身大事而步上心慈的后尘,催促她与正扬早日完婚,但时俊事后发现复仇心切的耿明,有意毁灭沙河镇为心慈偿命,俩人再度引发激烈的冲突,时俊并正式向耿明宣战,哲死捍卫沙河镇。永昌的独子钰坤,年纪轻轻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甚至在外赊欠大笔赌债,护子心切的雯音不忍见钰坤受债主的逼迫,央求永昌出面解围,不料却受尽永昌的侮辱,绣云见状毅然决定用自己的性命偿还钰坤的债务,以报答永昌的养育之恩,此举令永昌气急。正扬事后得知担心类似的情况再度发生,决定提前至梁家提亲,而时俊积极筹备婚礼的举动,令正扬及绣云感动不已。邢寡妇带着心慈生前亲手缝制的嫁裳至时俊住处,希望绣云能穿上它完成心慈的遗愿,将终身托付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此举令时俊及秋玲更期望早日查出害心慈家破人亡的真凶,以慰心慈在天之灵。

  时俊前往梁家为正扬提亲,永昌断然拒绝并有意透露将绣云许配给自己的儿子钰坤,令众人大感意外。绣云决定劝退钰坤并表明自己与正扬相爱的事实,钰坤不堪自己遭绣云拒绝退婚,终日借酒消愁。万大权生日时俊前往祝寿,巧遇遭人暗算且身负重伤的耿明,俩人因旧怨加新仇当场引发激烈的争执,秋玲担心耿明在父亲万大权面前揭发过去时俊与心慈相爱的秘密,她提醒耿明要保守当初对心慈的承诺,俩人争执的风波在秋玲的协调下暂告段落。事后秋玲大胆推测害心慈家破人亡的凶手己身处沙河镇,且在暗中挑拨时俊及耿明间的仇恨,为要化解双方的恩怨,她决定先安抚耿明对时俊的误解,进而再抽丝剥茧查出真相。永昌假借洽谈绣云婚事之宜与时俊喝酒畅言,微醺的时俊在永昌设计下,意外道出他与心慈相爱的秘密,令永昌耿耿于怀。雯音不满永昌断送女儿千惠的幸福,将她许配给富商杨景福,为要替女儿讨回公道,雯音当众揭发永昌对绣云微妙的感情,并侮辱绣云的生母心慈,此举令绣云错愕。

  在心慈生前的住处耿明巧遇时俊及绣云,耿明多年的妒恨再度涌上心头,他藉讨教时俊的功夫,以泄心头之恨,俩人一来一往的过程中,时俊发现耿明始终保留着心慈的头发,内心是百感交集。永昌因拒绝柳营长与绣云的婚事,不慎遭人暗算,绣云得知决定解除自己与正扬的婚事。永远留在梁家报答永昌的养育之恩,并辅佐钰坤继承家业,但钰坤仍终日沉醉于赌场。卧病在床的永昌虽见自己复仇的计划已近成功,但因不忍梁家的产业任钰坤挥霍,他决定将所有财产交由绣云掌管,此举引来雯音强烈的反对。时俊得知绣云解除与正扬的婚约,担心她会步上心慈的后尘,断送自己终身的幸福,决定出面劝服绣云回心转意并再度与永昌协调,清河绝恋而憨厚的正扬因不忍为难绣云,他忍痛接受绣云的决定。此举令绣云感动。永昌收留十九年前杀害周掌柜的马鸣,而马鸣不仅恩将仇报,甚至觊觎梁家的财产与千惠的美色,另一方面,千惠因得不到正扬的青睐,又不甘心接受永昌安排的婚事,竟意气用事与马鸣暗中往来。邢寡妇意外发觉耿明的母亲及万大权间微妙的关系,她担心耿明的安危,决定告此事予时俊及秋玲夫妇。

  耿明在周家镇探听出虎头镖的下落,得知它是宫中宝物且为万大权所有,李母担心儿子伤及无辜,极力劝他打消报仇之念头。钰坤终日沉迷于赌场及妓院,正扬为要劝导钰坤改邪归正,不谙赌性的他竟输掉邢家牧场及赔上自己到梁家做三年长工,绣云无奈只有答应钰坤的求婚,清河绝恋并激励钰坤从医继承永昌的铱钵,报答梁家对她的恩情。时俊不忍见绣云及正扬断送自己的前程,私下安排俩人至县城友人住处躲避,他甚至推断永昌即是害心慈家破人亡的真凶,他更不愿见永昌使手段拆散绣云及正扬这对有情人,但同时正扬从千惠口中得知,绣云已同意与钰坤成亲的消息,令时俊及正扬气急。耿明事后得知绣云与钰坤的婚事,愤怒谴责时俊违反心慈生前的承诺,并扬言要向沙河镇索命,替心慈母女讨回公道,双方再次引发激烈冲突,而秋玲为要劝阻绣云与钰坤成亲,决定将心慈遗留的嫁裳归还绣云,期望她能完成心慈的遗愿,与自己心爱的男人成家。永昌与儿子钰坤在药铺庆祝心慈成为梁家媳妇,微醺的永昌意外透露自己与心慈的陈年恩怨,马鸣见状决定至平县调查永昌的身世背景。此外,永昌担心绣云取消婚约竟不择手段揭穿耿明杀害心慈的残酷事实,此举令绣云惊愕。

  膝下无子的万大权,决定收留耿明当义子,并栽培他成为万家庄的继承人,此时,同样觊觎万家庄产业的朱奎安在耿明身上发现遗失多年的虎头镖,为要博取万大权的青睐,朱奎安竟借题发挥,挑拨万大权与耿明间的感情,而一心想为父报仇的耿明决定找万大权查明父亲李虎遭暗杀的真相。钰坤得知绣云依然心系正扬,气愤地在婚礼上故意缺席留下绣云独自拜堂行礼,再度前往赌场寻欢作乐,甚至与赌客发生严重冲突,导致脊梁严重受创,终身瘫痪,事后时俊不忍见绣云受委屈,决定要求永昌取消绣云与钰坤的婚约。正扬依约行事至梁家做长工三年,而刁蛮的千惠眼见自己与杨景福的婚期逼近,她主动向正扬表示爱意并希望偕同正扬离家出走以摆脱杨景福,不料此举却遭正扬拒绝,事后千惠怀恨在心刻意当着绣云的面前折磨正扬,此举令绣云痛不欲生。

  邢寡妇前往梁家探望儿子正扬,得知千惠处处刁难正扬与绣云,双方再度引发冲突,邢寡妇不忍见儿子终日为绣云藉酒消愁,她甚至要求正扬取消在梁家当长工的决定,正扬不依,邢寡妇心疼不已。钰坤在绣云日以继夜的照顾下病情逐渐好转,他得知自己终身瘫痪的事实,情绪相当激动,绣云为要安抚钰坤,忍痛承诺一辈子留在梁家。李母在万大权的安排下来到万家庄,万大权欣喜获知耿明是好友李虎的遗腹子,并从李母口中知悉李虎遭暗杀的过程,他再三保证自己未曾使用虎头镖伤人,此事令耿明相当质疑。时俊多年四处找寻水源并结识许多从事水利工程的朋友,在得知祖坟掌握沙河镇地下水质最丰沛的位置,为要保障所有沙河镇镇民的性命,时俊不顾秋玲的反对坚持迁移祖坟,凿井探寻新水源,同时,邢寡妇因在心慈生前的住处发现心慈与绣云生父相爱的证据,为要洗刷心慈母女的冤屈,邢寡妇会同时俊招集镇民找出这个迷样的男人,事后时俊因不忍再伤害秋玲,决定向邢寡妇坦承自己与心慈相爱的秘密,此举令邢寡妇惊愕万分。

  朱奎安将暗杀耿明父亲的凶手嫁祸于时俊父亲赵拓,新仇旧恨让耿明对时俊更加恨之入骨,耿明决定说服万大权兴建水闸,断绝沙河镇的水源,并誓言摧毁沙河镇,为父亲李虎及心慈报仇。邢寡妇事后明了过去时俊与心慈俩人相爱的实情,知悉当年心慈为顾全沙河镇的安危,竟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成全时俊与秋玲,而如今时俊却得承受无法与女儿绣云相认的残酷事实,为要报答已故的心慈及时俊对沙河镇的牺牲奉献,邢寡妇决定帮助时俊化解与耿明间的恩怨,并极力开导绣云,期望她能完成母亲心慈的遗愿,有个美满的归宿。千惠眼见自己与杨景福的婚事逼近,终日藉酒消愁,正扬不忍见千惠如此糟蹋自己,多次劝导,杨景福见状误以为他俩人有暧昧关系,乃向永昌提出退婚赔偿的要求,永昌担心自己在沙河镇的声望因此受威胁,决定不顾雯音的反对提早举办千惠与杨景福的婚事。另一方面,永昌接获一封来自平县的匿名信件,他因畏惧自己的底细曝光,决定一对方指示前往赴约,不料途中却遭人暗算,幸遇时俊路过出手相救。绣云意外发现时俊与秋玲长年安奉心慈的灵位,此举令她百思不解,为要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绣云甚至大胆推测自己就是心慈与时俊的骨肉……

  时俊为要化解绣云、正扬及钰坤三人间错综复杂的感情,坚持要求绣云为真爱做出明智的抉择,但绣云不忍见瘫痪的钰坤无依靠,忍痛选择继续留在梁家。千惠赌气偷走雯音的首饰及大笔现金与马鸣私奔至周家镇,雯音怀疑乃绣云所为,并借机侮辱绣云及心慈,此举令绣云再度对自己的身世起疑。贪图梁家财产的马鸣,不仅掌握永昌在平县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玷污千惠,勒索永昌交出镇长宝座及钱财。眼见杨景福与千惠的婚事将近,永昌担心杨景福察觉千惠失踪的事件,他决定冒险前往赴约,不料双方竟发生剧烈争执,永昌拔出预藏的利刃将马鸣灭口。正扬从邢寡妇口中得知,绣云的亲生父亲是时俊,并且知悉过去时俊及心慈相爱的历程及苦衷,为不忍见绣云因自己的身世伤心,他决定帮助时俊保密并开导绣云,不料此时绣云竟激动的逼迫时俊与她相认,所幸邢寡妇及时出面化解危机。耿明回到沙河镇向邢寡妇表明他报仇的决心,并说出杀父仇人即是时俊的父亲赵拓,且计划能将绣云接出梁家至万家庄定居,早日为心慈及父亲报仇,时俊得知担心耿明伤及无辜的沙河镇民,决定只身前往万家庄与耿明对质,其谈判过程中俩人发生严重的冲突,时俊不幸身负重伤。

  时俊、邢寡妇等一行人至周家镇悦来客栈庆祝凿井工程如期开工,客栈伙计小大认出时俊来自沙河镇,透过小大的帮忙时俊顺利救出失踪多日的千惠,但凶手马鸣早已不知去向。历劫归来的千惠在父亲永昌的诊治下发现她已怀孕,永昌担心女儿怀孕的消息遭杨景福发觉,威胁到自己在沙河镇的声望,他狠心要求千惠堕胎并如期举行婚礼,绣云不忍见千惠受委屈,在永昌同意下她愿保守秘密收养千惠的腹中骨肉。耿明担心自己与时俊的恩怨牵连绣云,决定暗中至梁家带绣云回万家庄,正扬见状为要阻止耿明双方引发激烈冲突。卧病在床的钰坤,仍怀疑正扬与绣云俩人有暧昧不清的关系,他竟兽性大发的要玷污绣云,所幸千惠及时出面解围,并从中暗示绣云父亲永昌可能是害她家破人亡的真凶。绣云终于如愿在包公祠与时俊相认,且从中证实母亲心慈乃因保护父亲时俊而丧命,时俊与秋玲事后担心绣云受上一代恩怨的牵连,再加上,俩人质疑永昌让绣云与他们团聚的动机。

  钰坤得知绣云为要掩护千惠未婚怀孕的事实,答应父亲永昌顶替千惠背负不贞的名节,钰坤一怒之下,为要还绣云清白激烈向永昌抗议,并意气用事以利刃了结自己性命,结果伤重不治。耿明三番两次的前往时俊新开凿的水源地滋事阻挠,双方引发激烈冲突,耿明并逼迫刚丧夫的绣云必须在自己与时俊间做出抉择,但绣云仍坚持留在梁家报答永昌的养育之恩,此举再度激起耿明心中的仇恨,他气愤的向刚开凿的水源地发射枪弹,时俊担心凿井机器受损毁,奋不顾身上前阻挡耿明的破坏,幸遇绣云及正扬及时出面,化解危机。另一方面,李母为要阻止儿子耿明寻找杀父仇家而伤及无辜的时俊及沙河镇民,她决定向万大权坦白明说:耿明乃万家骨肉之事实。柳营长接手侦办马鸣命案,并从中掌握了永昌杀害马鸣的罪证,绣云为要拯救永昌,决定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接受柳营长的提亲,以换取梁家的平安,千惠事后得知,不忍见姊姊绣云如此受委屈,决定告知绣云父亲永昌乃是害她家破人亡的真正凶手,并劝绣云婉拒柳营长的求婚。永昌在马鸣身亡后再度接获来自平县的匿名信件,信里仍旧是画着一艘船只沉没的景象,他甚至怀疑此信乃雯音及千惠俩人刻意安排,并担心她们向绣云揭穿自己以前在平县的作为,永昌决定偕同绣云离开沙河镇,此举令绣云困惑。

  时俊要阻止万家庄兴建水泥柱水闸,决定只身前去炸毁闸门。而秋玲为要分担时俊的重任,独自回到万家庄与父亲万大权商求,过程中她意外发现命令兴建水闸的竟是耿明授意,父女俩为此发生激烈争吵。秋玲见耿明立意甚坚,她愤怒中取出万大权的枪械,欲用武力迫使耿明拆建水闸,万大权为要救耿明,意外受伤。李母不忍见秋玲及耿明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自相残杀,当众表明耿明的真实身份,这事实令秋玲及耿明错愕。时俊坚持独自携带前往万家庄拆毁水闸,福星获悉时俊的决定,为要保护时俊,他竟抢先一步将缠身,以肉身和摧毁万家庄兴建在清湖上游的水泥闸门。时俊对福星追随心慈先后为沙河镇牺牲,伤心欲绝,他决定找耿明了结宿怨,所幸被秋玲实时出面阻止。耿明因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世,负气离开万家庄,但仍坚持要报杀父之仇。眼见绣云与柳营长的婚礼逼近,雯音愈是不忍见绣云为要拯救梁家而牺牲自己的幸福。她最终决定向绣云说明永昌即是逼迫心慈的仇家,并将自己手中的证据交由时俊处置,希望能阻止绣云与柳营长的婚事。秋玲日夜守候伤势严重的万大权,当万大权得知耿明不肯认祖归宗时,内心悔恨焦急,为要弥补自己对耿明母子及秋玲造成的伤害,他决定将财产交由耿明及秋玲兄妹管理并解散万家庄,但此举立刻引发朱奎安的妒恨。

  沙河镇的凿井工程,在时俊日夜监督下终于成功,今后除了青湖以外,新水源不仅象征着沙河镇的生命力,也正式宣告沙河镇已摆脱万家庄多年来掌控水源的梦魇。永昌妒忌时俊再度赢得沙河镇民的信任及爱戴,他因担心绣云会离开梁家与时俊团聚,决定带着绣云远走高飞,不料绣云坚持留在沙河镇并且坦承自己与时俊已相认。永昌为要报复时俊竟在新开凿的井水里下毒,所幸时俊及时发现,面对永昌仇恨的眼光及作为,时俊终于查出害心慈家破人亡的真凶就是永昌。李母用计试出真正杀害李虎的凶手乃是朱奎安所为,朱奎安不仅偷了万大权的虎头镖杀害李虎,嫁祸于时俊父亲赵拓,清河绝恋甚至要趁着万大权伤重之际篡谋万家庄产业,幸好被邢寡妇及秋玲及时制止,并且将朱奎安送入大牢。此时,千惠为要阻止绣云与柳营长的婚事,竟以自尽的方式,期望父亲永昌能醒悟,但绣云仍在柳营长的逼迫下已前往包公祠成婚,时俊等人事后得知,纷纷前往包公祠要解救绣云。永昌眼见自己已家破人亡,他不忍再见到心慈的女儿绣云受伤害,竟奋不顾身前往包公祠与柳营长同归于尽,以解救绣云,并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终于悔悟的他拿出向时俊及绣云的忏悔信。而时俊为要成全绣云报答永昌的养育之恩,他毅然将信烧毁,并且当众褒奖永昌对沙河镇的贡献,至于永昌信里的秘密也永远隐藏在时俊及绣云俩人心中。最后青湖不仅恢复原有宁静的面貌,沙河镇与万家庄两镇也正式宣布合而为一。绣云及正扬俩人决定继续前往省城就学,此外,耿明终于认祖归宗,与时俊间的恩怨也已拨云见日,并将心慈生前的头发归还时俊保管,以祝福他与绣云父女相认。

  近三十岁,是个为了义牺牲到底的血性子,外型俊逸儒雅,允文允武颇有君子风范,一生执着所爱,对朋友忠贞不二,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二十出头,有中国妇女最传统之美德,为所爱的人忍辱负重,甚至牺牲性命及名誉。出生书香门第,外貌柔美婉约人,是个外柔内刚,内外皆美的女性。

  心慈与时俊之女,善良可爱,活泼乖巧,自10岁那年知道自己是被梁家收养之后,便一心希望报恩,才先后嫁给了钰坤和柳营长,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姑娘。但从小就与正扬两小无猜,经历重重考验后与时俊相认,和正扬终成眷属。

  二十出头,虽然有个出身草莽的父亲,但是自小体弱多病患有肺疾的她,温柔美丽,尤其俱有一颗善解人意体贴的好心肠。虽一生得不到丈夫赵时俊的爱,却依然无怨无悔,重情重义令人钦佩的贤德女子。

  三十出头的俏寡妇,外型高挑靓丽,个性痛快直爽,天生高度嗓门,比男人更讲义气,平日一身劲装,枪不离身,但嘴硬心软,是个最热忱善良常帮倒忙颇俱喜感的好女人。

  三十余,聪明绝顶,外表温文潇洒,又精通医术,但为人阴沉、贪婪,手段狠毒,是个城府颇深的伪君子。对心慈钟爱一生,却因心慈对赵时俊执迷不悔而妒恨;宁可毁灭对方,不择手段也要将伊人占为己有的可怕男人。

  近三十岁,外型粗犷不羁,身手不凡,是个典型的侠义汉子,个性腼腆内向,遇到泼辣的邢寡妇,两人对手戏喜感十足,但粗中有细的他,对沉心慈只求付出不求还报的深情,细腻感人,后遭遽变,个性转为阴沉冷酷。

  1、刘锡明刚接演《青河绝恋》中的大反派角色时,出现了“水土不服”现象,后经工作人员打气他才放心全力在剧中“使坏”。

  2、蒋勤勤在该剧中初展歌喉,与赵文卓对唱片头曲《回首寒梅》、独唱片尾曲《情深几许》及插曲《爱你之初》。

  3、这是“灵气玉女”蒋勤勤与“功夫小子”赵文卓的首次合作,二人在剧中扮演情侣。

  《青河绝恋》改篇自1984年颇为轰动的中国台湾电视剧《一剪梅》,经过原编剧的细致改写,故事保留原味没有大的变动,但情节更为曲折,戏剧冲突更加集中,尤其不同的是,当年凭《一剪梅》一炮而红的台湾性格小生寇世勋惯演文戏,因此他更多的是“用嘴讲理”,少了些武打场面;而赵文卓拥有一身好功夫,荧幕形象更加威猛神勇,剧情自然也多了几分惊险紧张。

  该剧的拍摄手法细腻,几位演员的表现也都可圈可点,剧中除了有赵文卓电光火石的拳术功夫之外,美艳性感的于莉也展现了难得一见的喜剧感和豪迈英姿。而赵文卓在戏里和蒋勤勤缠绵悱恻、柔情蜜意的画面,为该剧更添可看性

  《青河绝恋》仍以《一剪梅》为摹本,保留了原味,而且还对原编剧进行了细致改写,修改了部分内容,增加了不少情节,使得整个戏剧冲突更加集中,在大陆的实景拍摄、灯光、演员扮相等也更加精致

  该剧是依循老戏翻新的路子,除了演员阵容由原来的台湾艺人改为大陆、香港的演员为主外,剧情完全和过去的台湾电视连续剧《一剪梅》相同,不要说台词,连演员的架势,都力求神似过去的那些角色。赵文卓饰演的“赵时俊”实在嫩了点,年轻气盛有余,但缺少了男人的凝重深沉和苍凉

Copyright © 2010-2020 首创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