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方丈记》看鸭长明的隐者精神

文化新闻 2019-10-08195未知admin

  由《方丈记》看鸭长明的隐者精神。由《方丈记》看鸭长明的隐者精神

  由《方丈记》看鸭长明的隐者精神 摘 要 《方丈记》 被誉为日本隐士文学之“白眉” , 即隐士文学最高峰之作。与平安时代《枕草子》和同时代的 《徒然草》 ,合称为“日本古典随笔三璧” ,代表了日本古典 散文创作的最高成就。本文从鸭长明其人,和其所著《方丈 记》中,探寻鸭长明的隐者精神,并体悟其对无常的看法。 关键词 方丈记 隐者 中图分类号:I313.07 文献标识码:A 1 鸭长明其人 鸭长明于平安时代末期的 1155 年出生于一个神官世家, 其父为鸭御祖神社(今京都下鸭神社)的神官鸭长继。得益 于父亲的快速升迁,鸭长明在 1161 年被封从五位下,号菊 太夫。鸭长明专心研究和歌和乐曲。他的和歌老师是当时著 名歌僧俊惠,他还师从大音乐家中原有安,学弹琵琶。因为 在两方面的突出才能,鸭长明受到天皇赏识,活跃于宫廷及 和歌界。 鸭长明的活跃持续到 1203 年,这一年对他很看重的后 鸟羽天皇,想让他出任河合神社的神官,鸭长明自身也抱有 期望,可终因遭遇反对而未能如愿。之后,鸭长明于五十岁 时选择了遁世出家, 入山隐居。 隐居期间, 鸭长明整理心绪, 静观世事,诵经礼佛,写出了《方丈记》 。 有人说鸭长明的隐居是失意后的逃避, 《方丈记》所表 达的是对作者身世际遇,对世事变化的无可奈何的悲叹。也 有人说鸭长明的隐居是失意后的看破, “红尘中的种种羁绊 远去了,精神上的真正自由来临了” 。孰是孰非,笔者打算 通过《方丈记》前后两部分的描写,探求隐者鸭长明的精神 世界。 2 观无常后忧世事 《方丈记》全书十二段,第一段为总起,以河水奔流喻 世事变迁,以宅邸变换发昔人不再之感慨,更奈何朝生夕死 之迅速莫测。第二段起至第六段皆叙述世间天灾人祸之诸苦 事。第七段反观自身,有何处可安身之疑问。第八段决意出 家遁世,直至卷终十二段均为隐居后的见闻思想。由此,本 书可分为前后两部分各六段,前半部着力于现实社会苦难的 描写,后半部着重于精神世界内省。 第二段 1177 年安元大火的情景。 “火中众人, 个个惊惶, 或受烟熏倒地或卷入火舌或尽弃家财孤身逃命” 。京都三分 之一被烧,公卿庶民房屋多被焚毁,也有数十男女,不可计 数之牛马死亡。鸭长明在最后评论, “人之营生,皆入于愚 中” 。意思是,人一生忙碌生活,倾物力财力人力建屋盖楼, 到头来一把火烧空,不应作此无用之功。 第三段写 1180 年治承旋风。多个街道遭吹袭,房舍坍 塌破坏无数。不但屋舍损毁,抢修房屋时,亦有无数人丧生 残疾。鸭长明最后说, “旋风常见,却绝无此番经历质控部, 难道有和警示” ,又在描述中将此旋风比喻做“地狱之 业风” 。鸭长明一方面感叹旋风带来的伤害,但他没有沉溺 于悲伤之中,而是在事情发生以后有所反思,反思世间有何 种不当的作为,招致恶风之报。 如此,第四段记述福原迁都的最后,鸭长明举出上古圣 人尧王简朴爱民,日本仁德天皇减免课税的例子,表达仁爱 为治国之本的理念;第五段记述饥馑时,鸭长明在饥馑惨象 之外,有对偷盗古寺佛像当柴卖这种行为的批判,也有对人 间亲情、僧侣慈悲的温暖叙述;第六段描写元历大地震情景 之后,表现出对地震远去之后,人们的无常意识淡薄,忧患 意识丧失一事的警告。 综上所述,鸭长明在每一次天灾人祸的描写中,都透露 出了对世事无常的感叹,同时也表现出对社会的忧虑和对百 姓的关怀。可以说,鸭长明的隐者精神,不只局限于对无常 的感叹。中世的无常观,在隐者身上的体现不单单在于对无 常的敏感,更有对世事的忧思。 3 乐自然后求超脱 无常的世事使鸭长明认识到人世艰危,皆如梦幻,烦恼 众多,唯有诸苦。经历了第七段的迷茫思考之后,第八段, 他决意出家。在此,他认识到了自己“命乖运蹇” 。这不是 对之前不顺利的感叹,而是考虑了自己的实际情况,明白自 己今生所在,决意抛却烦恼忧愁的选择。于是他立“面积不 过方丈,高未满七尺”之小庵,置和歌集、管弦乐书、 《往 生要集》三个小箱,将《法华经》于阿弥陀佛画像安放,开 始乐在自然之中。观念东南西北四周之景色,体悟春夏秋冬 四季之心境,感受晨昏交替的余兴。日间与童子同游,与山 鹿相熟,夜间以炭火为伴。 隐居日久,鸭长明开始思考自己隐居的意义。于十一段 《闲居之思》中,他说“知己知世、无欲无往、但求宁静, 无愁最乐” ,在将自己住处简陋,起居躬行,破衣蔽体,粗 食果腹的隐居生活,与之前的富贵生活相对比的过程中,生 出无限的欢喜来。这不是世俗人可以办得到的,是将无常世 事看破之人的心量。若非看破,仅因出世不顺而遁世避俗, 总是避不开自己心中的欲望的,是不可能乐在其中的,更不 可能获得心的宁静。 快乐过后,鸭长明考虑到自己的年纪,开始为自己的最 后做打算。他在十二段中,反问自己为何流连于无关紧要之 乐而令时光空度?遁迹山林真为潜心修道?他并没有直接 回答这些,而是在最后说, “唯借舌根诵两三遍‘不请阿弥 陀佛’作罢” 。这或许也是他的答案,在今后的日子里,忏 除罪障,一心念佛吧。 4 结语 通过以上对《方丈记》的分析,我们看到这样一个隐者 鸭长明,他感叹世事无常却不沉溺于无常的悲叹之中,在观 无常之后忧虑世事, 积极求索; 他乐在隐居的自然又不沉迷, 紧要关头醒悟了自己修道求解脱的目的。这位隐者的精神世 界是高尚的,清净的。他不是一位脱离现实世界,躲避失意 的落魄出家人,而是在经历繁华之后,看破出家的修行者。 否则,我们如何读到这样浑然天成,格调高逸的《方丈记》 呢? 参考文献 [1] [日]吉田兼好,鸭长明,王新禧译.《徒然草方丈记》 [M].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11. [2] 富食德次郎.鸭长明[M].东京:青梧堂,1942.

Copyright © 2010-2020 首创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