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记徒然草

文化新闻 2019-10-08194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方丈记徒然草》是2011年11月1日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图书,作者是吉田兼好,鸭长明。本书充溢着人生无常和飘然出世的思想,代表日本古代随笔的最高成就。

  《方丈记》《徒然草》是日本近古文学的双璧,深邃而警世。《方丈记》中流露出对时代变幻无常的感慨。作品大体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作者从感慨世事多艰出发,记述了平氏统治时期的天灾、人事之变,后一部分记述了作者的家系、出家隐居后的清贫生活,文体是和汉混淆体,文笔生动。

  随笔集《徒然草》注重对人生的领悟,全书共分243段,由杂感、评论、小故事,也有一些属于记录或考证性质的作品,涉及当时社会的各个阶层的众多人物。作者写了许多带有寓意性质的小故事。由于这部作品内容丰富,语言简练刚劲,描写生动准确,长期被认为是日本随笔文学中的佳作。“风未尽花已落去”,人心也一样,想起温存于心头的岁月,虽还没忘记那动情感人的话语,但那人却很快隔阂于我离我而去的世之常事,实在比同亡人死别更令人悲伤。”似乎仍有世情在其中。

  鸭长明(1155-1216),日本歌人,生于神官之家,和歌之名为后鸟羽上皇所称许。50岁时因失意出家,隐居于大原山。其结草庵而隐匿的心情寄托在流传至今的随笔《方丈记》中。

  吉田兼好(1283-1350),南北朝时期日本歌人。曾在朝廷为官,后来仕途失意,出家做了僧人,又称兼好法师,他精通儒、佛、老庄之学。《徒然草》等随笔作品则表达了对现世社会的不满与旧日繁华的留恋,预示了贵族文化逐渐隐遁退出历史的结局。

  《方丈记》和《徒然草》是日本中世随笔文学的双璧,译者在日本留学时曾阅读过,为其深邃、警世而拍案叫好,也曾有过把这两部古典译为中文的念头——因为它们同中国传统文化关系太密切,又有着日本文化的鲜明个性——但由于埋头于其他学习和研究,一直未动手。这次老前辈叶渭渠先生主编这套日本散文集,嘱译出,小生欣然一试。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遗憾”这两个字也同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有缘了:忙于教学,忙于带研究生,忙于研究,还要忙于一些事务,要想静心静气地翻译这两部著作,反而困难了。于是“遗憾”就来了——只是在限定的交稿日期译出,不能更细地琢磨了。如果再有一些时间,那可能就会少一些“遗憾”。

  但是,这两部古典的翻译还是花了很多时间,从去年春节开始,“五一”“十一”长假、暑假,正块的时间几乎都用上了。尤其是今年暑假,京城笼在数千年不遇的热气之中,尽管风扇劲吹,仍是热热热。好在喜欢“长明”和“兼好”,乐于学习,乐于品味,也就乐在其中了。

  现在各行各业都讲“上帝”,那译作者的“上帝”就是读者了。而对“上帝”,还能说什么呢——“上帝”,赐教于我吧。

  硕士研究生郭颖试译了《徒然草》附篇“年谱”,也算是感受一下古典翻译吧。另一名硕士研究生金凌卉有志古典学习,在课堂上随我研习过这两部古典的部分篇章,于是让她代劳在电脑上添删我改定的文字。这里向她们示谢。

  北京大学的潘金生先生对后生一贯关爱,对拙译进展再三赐教,甚至把留做已用的载有鼎作的杂志惠赐小生,以便小生更好地吃透原作。这里对先生诲人治学的风范表示敬意。

  霜降已过,立冬即至,寒气之中春意在,新世纪,近在咫尺。不见笑的话,拙译也是用汗水辛劳呈给新世纪的心意吧。

  庚辰年十月吉日,志于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白堆 子校舍(十一月喜迁北京校园新外语大楼)

Copyright © 2010-2020 首创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