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闻 娱论场丨从庆到范冰冰到秦岚,中国女明星宣言进化史

今日新闻 2021-02-20186未知admin

  女星都免不了被催婚催育,最近女演员秦岚在腾讯新闻《星里话》专访时给出了一个特别刚的回答:“我使不使用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立即赢得一片鼓掌。(星里话丨面对催婚催生压力,秦岚:我的使不使用,关你什么事?)

  在此之前,也曾有人说没有儿女是杨丽萍一生最大的失败,杨丽萍答得客气得多:“只要自己认为过得好,没有人就可以”,相形之下,秦岚的这句回答硬气多了。

  道理人人都懂,少的就是这份硬气。我的身体我做主,哪用你这外人指手画脚多管闲事,估计无数单身女子内心默默翻过许多个诸如此类的白眼,但是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并不容易。除了碍于情面,还在于势单力薄,现在,秦岚帮大家毫不含糊地说了出来,真是太好了。

  这是女性的进步,也是时代的进步,不能怪杨丽萍太温吞,在此前的很多年里,女性没有畅所欲言的空间。即便她们美丽富有,但她们发言时,也无法忽略,这是一个男权为主导的时代。今日新闻

  记得十几年前,看一个女演员接受,说起择偶标准,她说就两个,一得是男的,二是不打我。像她这样事业有成经济的女明星,还会把不家暴当成男人的美德?让人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对面的男主持人已经在一个劲儿地夸她接地气了。

  这其实是讨好男性的一种方式,正是因为她已经处于食物链顶端,她才更加害怕引起男性世界的,男性不只占据半个世界,在当时,这世界也许只有两种人,男性,和站在男性的利益角度去思考的女性。她一旦了男性就是了全世界,她无法不低到尘埃里,标准很低,似乎人人有份,抵消她的优势处境带给男人的不适感,以示弱的方式,换得更多空间。后来发现这套话术被一些网红借用。

  更多的女明星没有这么极端,但她们也喜欢在面前呈现男性世界欢迎的“美德”。结过婚的喜欢打造贤妻良母人设,未婚的,就着意表达恨嫁。比如刘若英在扮演了“结婚狂”这个角色之后,就把恨嫁狂的人设推到极致。

  演唱会上男迷对她大喊“我爱你”,刘若英便知情识趣地问:“那哥们在哪里?请他一会儿到后台来找我。”有迷要她“嫁给我”,她便开玩笑让大家“看牢他”。唱《孤单一辈子》时,她问观众:“我真的会孤单一辈子吗?我还有可能结婚吗?”她甚至还在演唱会上扮演了一个“恋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的落寞女郎。

  事后她也笑说这种角色是虚构的,但她的感情是真的。那么,为什么要虚构这种角色,还是因为这种“怨女”形象大有市场。后来林心如接过她的衣钵,新闻里说她拍摄出嫁的戏份时不住飙泪,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

  这么说吧,在十年前,女明星基本人设有两种,要么是贤妻良母,要么是欲做贤妻良母而不得。当然,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比如庆,她倒不要做什么贤妻良母,而是大张旗鼓地表示,我一直有人追,一直有男人要。表面上看够,但那种良好感觉,依然建立在男性的肯定上,并不能真正地。

  这几年,风向渐渐有所扭转,曾经标榜恨嫁的女明星纷纷改口,连复出时发誓要将“贤妻”二字贴到自己身上的,也尝试着换个标签叫“攻气十足”。女性的人设越来越好使,即便像郎朗的妻子吉娜这样将郎朗捧,她的立足点也还是爱,而不是服从。

  原因很简单,拥有继承权的一代女性长大了,越来越多的女性,有了受教育的机会,就业率也在增加,女明星可以不用在男性凝视的框架下塑造,她们的观众,成为已经的女性,而不是那些住在女性里的男性。

  尽管如此,秦岚的这个回应能够引起这么大反响,还是跟这句话是从秦岚口中说出有关。明星人设炒得多了,观众也有戒心了。比如范冰冰的崛起,不是因为演了多少好角色,而是因为她擅长说金句,比如“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比如“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这些说法淡化了她原本的妖艳气质,获得更多同性的认同。

  然而,听其言观其行,如果没有像样的作品,单靠口吐或是写小作文,时间久了,也会显得色厉内荏,出底气不足的,让瓜众怀疑,这些明星们,不只是在真人秀里有脚本,里都是生意。

  秦岚让人觉得可以信任的原因,今日新闻是她向来不爱输出价值观。尽管从她的活法看,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女演员,但是她从来无意于向大众贩卖自己的想法。面对腾讯《星里话》的采访,她甚至有点丧地说自己属于讨好型人格,迎合型,和谐型,听起来是不是不够铿锵?却有她的一种真实,这种真实,也许正是秦岚平平无奇地度过这许多年,错过颜值巅峰之后,还能翻红的缘故。

  秦岚以《还珠格格》里的知画为大众熟知,后来又演了《一帘幽梦》里的绿萍,尽管那时她的美貌惊艳了琼瑶,但角色的不讨喜,注定她没法借此红得起来。好在秦岚似乎没有那么在意红不红,她不勉强自己,不追问命运,正是这种淡然,让她最终能够跟《延禧攻略》里的富察皇后严丝合缝地契合,成为广大观众心头的白月光。

  再者,许多年之后,大家再回看绿萍与知画,发现她们并非悲剧的制造者,同样是这个男权的者,她们的挣扎,是作为不被男性疼爱的女性的挣扎。

  在《一帘幽梦》里,面对费云帆“你失去的是一条腿,紫菱失去的却是她的爱情”的呵斥,绿萍反唇相讥:“伟大啊伟大,你得到她的躯壳,楚濂得到她的灵魂,你们三个就是奇特的共同体”。对于爱情至上的,她毫不买账,当楚楚可怜的灰姑娘让观众心生倦怠,当然更愿意站绿萍这后妈式的尖锐与真实。

  同样的故事,从女性的角度去看就完全不同,曾经饰演过那么多男权者的秦岚,不但赢得她的春天,她的想法,今日新闻也比较容易激发观众的同理心。

  立人设能够瞬间醒目,可若有破绽就会全面坍塌,不立人设才能赢得信任,让观众自发地在心头为之立一个长久的人设。以不立为立,才是大智慧的数。但是从群众更推崇的女性宣言的变化,也能看出,这时代微小的变化。

原文标题:今日新闻 娱论场丨从庆到范冰冰到秦岚,中国女明星宣言进化史 网址:http://www.scws.com.cn/jinrixinwen/2021/0220/158013.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首创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