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香港警队是在“忍辱负重”?? 今日新闻

今日新闻 2019-10-08173未知admin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阴谋和谎言,我们被陷害了。

  忍辱负重,这是媒体评论香港警队时用的词。在内地时不明白这四字的含义,等到了香港后才知道真是字字千钧。

  曾几次近距离看过警方与暴力示威者的冲突。所谓的“勇武派”绝不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有组织、有装备、有分工,能就地取材撬地砖当“炮弹”,也备好了装满汽油的燃烧瓶。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别说警员维持秩序,就连他们生命安全都受到严重威胁。1日下午出现暴徒以铁棍猛攻警员,迫使警员开枪自卫;4日晚暴徒围攻便衣警察,甚至试图抢夺警员的配枪。

  更有甚者,几次亲眼看见,一众蒙面黑衣人躲在角落,雨伞挡在外面。黑衣服的人进去,各色衣服的人出来,转眼又成了一批奉公守法的好市民了。如果警方再向这些人执法,又成了警队无差别攻击市民的“罪证”。出现了这样的流言,辟谣难度与成本非常大。光“8·31”当天港铁太子站没死人一事,警方就向媒体澄清到现在。

  这就有了第二个问题。冲突发酵了4个多月,香港的警察权遭到了政治、舆论乃至司法环境的严重限缩。就拿舆论环境来说,香港警队面对的是一个并不太友好的本地舆论场与国际舆论场。如果打开一些本地网站或者西方媒体网站,选用的照片多为警方武力执法照片,刻意回避了黑衣人的暴力镜头。

  再看冲突现场,目力所及都是戴着头盔与面罩、穿着印有“press(媒体)”绿背心的人(我不知道是不是都该叫“记者”)。如果是小规模冲突,他们的人数甚至比示威者还多。当警方抓捕暴徒时,一些人跑在警方前面,也不知道是想抢一个好镜头,还是让黑衣人有时间逃跑。头盔与面罩之下,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舆论的拉偏架,导致一些市民对警方误会加深。我曾几次看到,一些人甚至是6、7岁的孩童,会用非常粗鄙的言语辱骂警员,或者挑衅式地拿手机近距离拍摄。警员要么面无表情装没听见,要么转过身或低下头躲避镜头。前几天路过港岛西区警署,快秋天了大楼外还挂着绿色蚊帐,后来才想明白,那是为了降低示威者用绿色镭射笔照射的影响。此外,现在岛内“起底”现象猖獗,警员的家庭信息纷纷在网上曝光,甚至有人威胁要去“关心”警员的孩子。

  “今年初,警队的市民满意度达84分。但一夜之间,同样的香港警察,却全被抹黑为‘黑警’。”临危受命的临时警务处副处长刘业成有点无奈地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阴谋和谎言,我们被陷害了。”

  是的。我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香港警队是一支非常专业、文明、克制的队伍。举几个冲突现场的例子,当警员执法时踩到你脚了或无意碰到你了,会立刻说声“对不起”。按照国际惯例,“速龙小队”这样的战术小组可以不用展示警号,但遭到反对派质疑后,警员的头盔上也都贴了识别号。至于有人说警方在放催泪烟会伤及无辜,我在想,警员在使用前,都会先后举蓝旗、黑旗和橙旗来广而告之。想撤的人有足够时间离开,如果因为种种原因要留在现场,那么被催泪烟熏到总不能都怪警察吧?

  在我看来,这段时间警队之所以被恶意攻击、大肆抹黑,从表面看,是因为警队身处执法第一线,面临的冲突最多、受到的关注最多,也容易被一些人误解甚至有意曲解。更重要的,警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是特区政府管治权的重要体现与抓手,也是最重要的一道防线。正如警队副处长刘业成所说,“在这严重、破坏的日子,香港仍能‘顶住’,全赖香港三万多警察。今日新闻”因此,港岛内外就有些人企图抹黑、动摇、冲击这支队伍,离间警队与市民的关系,企图借此达到极不光彩的政治图谋。这一幕与之前欧美导演的“颜色革命”是多么的相似。

  一直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家冷静下来,包括对警队的态度。大家都该理性地想一想,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也是民主的前提。如果不再尊重曾经引以自豪的执法力量,社会就会失去安定,那再谈什么民主?谈什么人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能懂。

  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撑警”。之前有超过30万市民冒雨集会,以“反暴力、撑警队、护法治、保安宁”为诉求,举行“守护香港”大会。上月15日晚,香港警方在铜锣湾轩尼诗道清场。今日新闻一位走在路边的白人青年向警员竖起大拇指,并用英文说“支持你们、注意安全”。

  而对我来说,能做的就是见到“阿sir、今日新闻Madam”时露出微笑,以及客观记录下这座城市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若拙

Copyright © 2010-2020 首创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